橘生淮南

——————2018.4.6———————

4月6号我给zkx的备注还是“张可心”。

只留了20分钟洗澡校园卡还找不到了,冲进203借卡才知道她已经在床上等直播了。

 

“可心!”

“你找到!”

“入口了嘛!”

 

“哎呀,我忘记拿手机上床惹”

“请问这位搞偶女孩,你现在什么心情”

 

“让我儿子高位出道吧【跪】”

 

“给马来西亚小甜心投一票吧!!!”

 

“尤长靖不出道我会哭吧”

 

【我们俩在4月6号的时候还是多么专情的搞偶女孩】

 

(zzt第六出道之后)

“让我来捋捋,还剩Justin、fcc、cxk”

“哎呀我的长进应该还有希望吧”

 

“还有农农”

 

“哭”

“哦对对对”

“lc?”

 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”

“我的卜凡也没有了”

“暴哭 x n”

 

【原来我在4.6之前就好感卟叽了哦】

 

“卡9吧!”

“卡9吧”

 

“真的!!!!”

“我要求不多!!!!”

“卧槽”

“卧槽”

“你要挺住”

“林彦俊”

 

“!!!”

 

“第五”

“卧槽”

 

“啊我死了……”

“我死了”

 

【从此我们俩戒了好几个月长得俊】

【然而我们现在又开始嗑了】

 

“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”

“我的长进,零钞,不凡,社长啊”

“你们农农的男饭太给力了吧”

“小狐狸也很可爱的”

“我真的博爱”

“花心的结果居然如此惨”

 

【我当时不知道她还狗老毕还跟她说出道的一定是uu不会是老毕】

【我当时还嘲笑她墙头多决赛纠结死谁能想到半年之后我跟她一样惨】

 

后来结束了。

zkx说她去睡了【我觉得她没睡还在刷微博】

我滚去给站子写出道贺的文案了。

 

半年之后我很感谢我那张突然找不到的校园卡。